bl小说网 > 广西再现特码料 > 绛与诚 > 【绛与诚】完
????大床,电视,午夜的情趣用品广告。

????床头柜上放着烟,南京煊赫门。

????烟旁边,是一盒开了包装的杜蕾斯,三枚装的,一枚已经打开。

????“……来自印度的药物,源于古印度湿婆的配方,帮助您恢复雄风,找回男人的自信……现在拨打热线电话,只要998只要998,一周激活海绵体激情细胞,一个月可增大三公分……”

????大床上的男生,健硕的身子匍匐在床边,留着短发的头不住的做出磕头一样的动作……啧啧……滋滋……他背后的电视画面里出现一个妖娆的女人,手里拿着瓶子一脸的妩媚。

????“唔……诚……诚……舔我的豆豆……啊……”

????床上的女人双手握着脚踝,大长腿高高的抬着,赤裸的胸口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着,头却抬着朝着自己的两腿间看过去。

????诚的舌头柔软而宽厚,沿着菊花滑动到两片已经肿胀不堪,发出鲜红色光泽的阴唇时,一张嘴就含在嘴里,发出啧啧的吮吸声音,一手伸出去,握住她的奶子,用力的揉搓之后,捏住奶头不住的捻动时,舌头卷成了肉卷拨开了女人的阴唇,头一低,随着女人一声闷哼,消失在裂开的花瓣里面,挤出来几滴粘稠透明的液体。

????“诚……艹我……”

????“说你是母狗……”

????女人噘起了屁股,双手被诚抓着剪在背后,奶子在床单上蹭啊蹭的蠕动着身子。

????他一只手抓着自己的鸡巴,在洞口上下摩擦,龟头挤开阴唇,然后在屁眼上轻轻的敲动,画圈,然后又向下滑去,顶住一侧的阴唇,在上面上下的蹭,顶,看着鲜红的肉洞里面流出来白色的浆汁时,用龟头在上面一蹭一磨,转眼就挪动到了屁眼上,将菊花瓣湿润。

????女人的屁股朝后耸动着,嘴里低声的呻吟,吭叽着,嗫嚅着;“我……诚……我受不了了,快啊……求你了……来艹我的骚逼啊……”

????她的声音带着急促,透着焦急。

????“你不说,我就一直这样蹭啊蹭……快说……”

????诚的鸡巴搭在屁眼上,在两片臀肉之间抽动着,空出来的大手抬起来,朝着她的屁股重重的扇了下去……啪……“快说……”

????“唔……我……诚我说不出来……好羞耻……”

????臀肉很白,很嫩,当诚的手抬起来时,上面留下一块嫣红的掌痕……啪……“你是个羞耻的母狗……快说……”

????鸡巴在两片阴唇中间来回的摩擦着,勐的插进去一下,龟头刚刚陷入进去的时候,又突然间抽出来,继续摩擦着阴唇……他知道她受不了。

????“我……我是母狗……唔……快啊……艹我的逼……”

????“大点声,说你是淫贱的母狗,求我……操你的骚狗逼……”

????他用手指插了进去,里面全是汁水,燥热一片的柔软勐的一缩,又是一股水浸满了腔道。

????“唔……我……”

????“说你的名字……大声说……”

????“我……”

????她扭动着屁股,似乎在挣扎,又似在索求“绛……是骚逼母狗……唔……是大骚逼是羞涩的婊子是淫荡的贱货……求求你操我操我的骚逼干烂我的骚狗逼……”

????她的语速越来越快似乎没有经过思考一样的大声说了出来,被诚按在后背上的手挣扎着脱开之后胡乱的摸索着……鸡巴已经顶在了她的洞口,他弯着腰:“继续说……”

????“陈绛是骚母狗婊子我是淫荡的骚货我……啊……嗯……”

????她突然不动了,头埋在枕头里只是低声的吭哧着呻吟着,一声高过一声的大声的哼哼着,享受着被勐然间刺入的快感……层层迭迭的肉包裹着诚的鸡巴,他快速的抽动着,每一下都重重的撞击着她的屁股,把女人撞的身子在床上滑动,然后被抱着屁股在拖回来,在操进去……红肿凸起的逼豆子上,悬着一丝液体,在半空中晃荡着,然后滴落,接着又被迎空而来的满是黑毛的肉囊撞在逼毛上,染湿,被撞击成白色的泡沫……“唔……诚你操死我吧……唔……母狗的骚逼……操烂了……”

????“干死你……大骚货……是不是喜欢向母狗一样噘着屁股挨干,连淫贱的腚眼子都张开了……”

????“操我……唔……艹到逼心子了……使劲……诚……老公我要……”

????“不许尿出来……”

????“啊……控制不住……骚逼要尿出来了……”

????“啊……我也要射了……骚逼……射到你的狗洞里面去……”

????良久之后,诚趴在了女人的后背上……“诚,给我拍张照片呀?”

????“怎么照?”

????“嗯……”

????绛挠挠头,然后在床上蹲了下来,“从我后背照……”

????“除了屁眼,就是往下滴答精水的肥逼,好看?”

????“嗯,我要记下这一次,你这个坏蛋公狗,也要记住……”……太阳的光晕炫目而热烈,海风在腿间掠过之后,裙摆轻扬。

????冷饮摊旁的小桌子两侧,绛手里擎着巧克力味的冰激凌冒着寒气。

????米黄色的裙子没有阳光的热烈,却有着阳光的温柔。

????她的笑容很甜,似乎有一种天然的感染力,安静的笑容让人觉得安定。

????绛吃着冰激凌的尖,只是舌头轻舔一口,唇上就沾满了绛紫色的巧克力,她用舌头舔一下唇,看着对面穿白衬衫在看着手机的诚说:“小哥哥,你真的很丑,你咋那么丑呢?”

????然后她就被自己笑到了,眼睛眯成月牙,满脸的月光洒在诚的身上。

????“哼”

????诚瞪了绛一眼之后开始反击:“你漂亮你俊你好看,你是我的小仙女,哼……你这不长眼睛的傻丫头,我都这么丑还敢要我……哼……唉!绛你看,他们在那边拍的照片很好看啊。”

????诚忘记了刚刚还想怼回去的话,而是把手机递给他对面的女生。

????手机里是同学们在海边各种搞怪的照片。

????绛的眼睛在手机屏幕上瞄了一眼之后,很是不屑的又舔了一口快要融化的冰激凌,舌尖灵巧的在唇上滑过之后嘁了一声,“好累,我不想过去和他们玩了,他们总推我撞你。”

????诚一脸失望的哦了一声,然后又开始摆弄起手机来。

????“要不……”

????绛的眼睛转动着,手肘支在桌子上,冰激凌的汁液已经开始融化,“要不我们也拍一张好玩的呀。”

????诚的眼睛一亮:“行啊行啊。怎么拍。”

????“听我的……”

????一脸沮丧的诚身边,是阳光明媚的绛,她的笑似乎让镜头都亮了几分,而诚的头顶,赫然是那开始往下流淌汁液的冰激凌,宛如头顶着一堆便便的……懒洋洋。

????好啦好啦,可以开始啦,绛在诚身边用空着的手比划出一个v字,露出雪白的牙齿。

????拿着自拍杆的诚哦的答应着,按下了按钮。

????就在相机拍下镜头的那一瞬间,诚发现自己的衣服上沾上了几滴巧克力的汁液,肩膀,前胸………………手指在相册上抚摸过后,轻轻的合上。

????诚站在窗前,从烟盒里弹出一支烟点上,看着窗外初上的夜华,暗自骂着自己,只是看照片而已,却要那么依依不舍。

????当时种种成追忆,如今空念也枉然。

????叼着烟,转身去衣柜里翻找衣服,那件白色的衬衫挂在那里,衣服已经有些泛黄,在奶白色的灯光下,巧克力的痕迹依旧,却在也不复当时的窘迫。

????诚的手伸了过去,当手指在上面摩挲过之后,烟灰掉落在地上。

????诚的手缩回来,低头吹去掉落在裤子上的些许烟灰,摸着发青的下巴,看看沉默依旧的衬衫,胡茬有些扎手,那巧克力的痕迹,扎心。

????……西装革履,衣帽崭新。

????诚的车在夜色里穿行,转弯,直行,等待着红灯变绿,等待着行人经过……那衣服已经多久没有洗了?那巧克力的颜色,似乎洗不去的吧……“喂,你好王经理……嗯……我已经在路上了,已经约了陈老板,一会就能签成……不用担心……”

????“你好,是陈老板吧……对对对……我是程诚……我已经安排好了地方,就等着您呢……好嘞……一会见陈老板。”

????肩膀和下巴夹着电话的诚,突然看到路灯下的一个少年,手里捧着篮球,一个女生从他的身后跳了出来……他减慢了车速……安静的看着女孩抱过篮球,男生揽着她的肩膀……突然就流了泪。

????……鞋底摩擦着地板发出吱吱吖吖声,汗滴落在地板上,转眼被篮球鞋踩到消失。

????高个男生对着看台上吹响了口哨,诚循着他的方向看过去,绛在那里对着自己招手点头。

????篮球飞向了那个吹口哨的男生,砰……诚的身影在半空划出一道弧线,一腿绷直一腿弯曲,膝盖撞响了那个吹口哨的男生的……脸。

????鲜血如烟花飞溅。

????一场混战。

????诚瞥见了那道风景朝着自己这边飞奔而来。

????然后被沙钵大的拳头锤到了脸上,他一脚踹出去,朝着绛的方向跳了过去…………宿舍。

????日光灯闪亮。

????屋子很凌乱,各种颜色的黑臭袜子堆在床下,显示器盯着面前的裤衩子,阴沉着脸,键盘旁边是纸巾的盒子,纸篓里面都是食品袋子。

????屋子里烟气缭绕,窗户开着,风没把烟吹散反而吹进了走廊。

????不知道那个寝室传来歌曲的声音“曾经那一场恋爱保卫战役,孤勇的战斗到无能为力……”

????“我今天话就撂这儿了,绛……”

????他顿了一下之后,环视四周“是我程诚的女人,谁他妈要是敢动歪心思,看我能不能g死他。”

????一屋子室友舍友校友,诚坐在椅子上,脸上贴满了创可贴,背靠着电脑桌,手里还抓着一瓶二锅头,一脸桀骜,貌似土匪。

????歌声时断时续:“我在最好的年纪遇见了你……却没有好好珍惜而失去你”

????“关门”

????诚吼了一句:“闹挺……”……餐厅,诚坐在餐桌旁心不在焉。

????“呦呦呦,不好意思啦,来迟了来迟了。”

????中年男人在诚身后一边说一边坐下,笑着打着招呼。

????诚的脸上立马露出微笑“没关系陈老板,我也才到,吃点什么?”

????“随意就好。”

????陈老板把手包放在一旁,拿过诚递过来的菜单随意的点了菜。

????抬头问诚,“喝酒么?来点红酒?”

????诚微笑“抱歉,我不喝酒。”……大学门口。

????夏季的风吹动了青树红花。

????两个人拿着毕业证互相炫耀着,最后哈哈的笑成一团。

????绛的拳头捶在诚的肩膀上,一边控制着笑一边说:“傻夫夫的,我们都有证,我们都是有证的人了。”

????“是啊,以后我要努力找个好工作,养着你”

????诚收敛笑容,一脸郑重。

????绛抬着小脸,看向诚,然后点点头:“嗯,我等着你”……“我和你说了,咱不干了,你听不懂我说的话么?”

????阴天,小雪。

????这一年的场雪。

????雪花落在诚的肩头,抖落不去。

????绛也在雪里,怀里抱着的文件夹微微颤抖。

????“诚你听我说,我很需要这个机会……”

????“狗屁机会,那个经理用什么样的眼神看你,你不知道么。猥琐,猥琐”

????诚气急败坏。

????“我知道,但是我会……我会保护自己的……”……七月七,情人节。

????办公室里众人依旧在忙碌,浑然没有过节的气氛。

????当然,情人节只属于下班的人,工作中的男女,没有情人。

????“我今天大概要加班到很晚……你不要来接我了……嗯……晚饭就在公司吃……同事会送我回去的……这么远你就不要过来了,白天找工作那么辛苦,晚上早点睡……嗯,爱你呦……么么哒”

????一身职业装的绛,精心打扮非常漂亮的绛,把手里的电话放下,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,扭头看向办公室的方向,明亮的玻璃窗那边,是一个微胖的身影。

????他正好也看向这边,微微一笑,手放在脸侧做出打电话的姿势。

????绛点点头,也微微一笑。

????然后看着那张胖脸又看向电脑屏幕,她露出一丝厌恶的表情,然后无奈的低下头,看着清晨时的诚,缠在她手腕上的红绳。

????红绳打结的地方,是一颗小小的心,纯金的。

????那是他最后的一笔奖学金。

????……“放屁”

????诚在雪色中来回踱步,转着圈,呼吸间的白气越发的急促。

????他转过头看向绛手指着面前的大楼:“你怎么保护自己,怎么保护,他手里的权利会把你碾压至死。”

????“我知道,我都知道”

????女孩的倔脾气也上来了:“那又怎样,我很快就可以摆脱这个部门,只要这么一次机会,我就可以……就可以和他平起平坐……甚至,取而代之”……夜深,天空被七夕的灯火照亮,整个城市都是荷尔蒙的味道。

????诚的一只手揣在兜里,另一只手拿着三朵玫瑰花,站在高楼的门口。

????保安看着表走过来,打着哈欠问:“你等人?”

????诚昂着头,“嗯。”

????“别鸡巴等了,早都下班了。你看都几点了,还有五分钟就十二点了”

????“卧槽,哥们我去十一楼找人,你看……”

????他从兜里把自己的南京煊赫门掏出来,还有多半盒都塞给了保安。

????“很快就下来。”

????“哈哈,等加班的小女朋友吧,快点快点,过了十二点就不是七月七了。”

????三分钟,诚不知道怎么跑的那么快,到最后的时候,他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。

????双手撑着膝盖,在公司的前台喘了几口气,然后深呼吸,看着门里微弱的灯光,以及电脑呼吸灯微弱闪烁的光芒,他直起来腰,站在门口轻轻的推门……透过门缝,诚朝着里面看了一眼,没有看到什么,也没有看到绛,他疑惑的再一次看了一眼,整个办公大厅里,空荡荡的,没有一个人。

????绛去了哪里?他把花儿放在背后,一推门走进了屋,然而就在他随手关门的时候,他的身子勐然僵住了。

????“母狗……爬到门口去……”

????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,低沉而威严。

????诚的手一顿,缓缓的关上了门,然后绕着办公大厅里面的桌子,绕到了距离门口稍远的位置,躲在桌子后面,悄悄的观察着。

????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,可是他的心里,悬着一个念头,一个不好的感觉,在那男人说话的同时,从他的心里升了起来。

????办公室里亮着灯,只是被百叶窗遮挡着,露出一条条的光影照在外面的办公桌椅上,诚突然发现,自己躲藏的地方,正是绛工作的位置,他还记得自己曾经站在这里看到对面办公室里的那个肥胖的男人,对绛说那个男人至少有2斤。

????绛当时似乎有点顾左右而言它。

????或者,有些许的尴尬?正在他低头看着绛桌子上的东西时,那扇门,打开了。

????而这个时候,诚赫然看到在椅子背和坐的拐角处,放着一条内裤。

????他伸手挑起来……有点湿润的感觉。

????诚一下子就明白了,他看着灯光从缓慢打开的门那边倾泻而出,在暗影里攥紧了那条可以攥出来水的布料。

????呼吸粗重然后压抑下去,用手按在胸口,看着办公室的门,大开。

????一具胴体匍匐着爬行而出,明亮的灯光将身体照射的一片瓷白,葡萄红的长发在光的照射下更加的红艳。

????她的眼睛被蒙着。

????嘴里含着一团东西。

????就那样熟练的转过门口,朝着刚被诚关上的大门,爬行过去。

????“骚浪的贱逼,淫荡的婊子,呵,大屁股这样扭,更像一条发情的母狗了。”

????那个2斤的胖子手里牵着一条绳子,另一端,拴在女人的脖子上。

????她……是陈绛。

????诚已经不能呼吸了。

????至少这个时候,他感觉自己已经窒息了,玫瑰花枝上的凸起,被他重重的握紧,硌进皮肤。

????然而他浑然不觉。

????心……更疼。

????“停下来……”

????男人的手一抖,绳子那边的女人,停了下来,茫然的跪伏在那里,大屁股抬的高高的。

????一双大奶,几乎垂到了地面上。

????……“不会发生的,真的,诚,你要相信我。”

????女孩挣扎着辩解着,怀里的文件夹几乎摇摇欲坠。

????“可是……呵……”

????诚惨然一笑:“我信不过的,是这世道。我的眼睛里容不得这些。所以……”

????雪飞舞,雪花遮住了他的眼睛。

????他转身。

????……2斤的男人,衣冠整齐,他弯下腰,用手拍了拍女人的屁股,淫笑着在屁股上摩挲一下之后,手指在屁股缝里掏了一把然后在屁股上一蹭,站直了身子,看着扭动着屁股发出呜呜声的女人“怎么样,我的内裤味道好么?”

????他的手指捻动着凑到了自己的鼻子前,重重的吸了一下,一边抬脚踩在她的后背上,一边道:“爬了几步,就流这么多水,骚的可以了……来,尿一个,给主子看看……”

????女人说不出话来,扭动着屁股,摇着头,似乎在拒绝,2斤哼了一声,鞋底子直接踩在了她的腚沟上,一边碾动,一边恶声道:“忘了腚眼子里还有玩意了是吧,贱逼,让你尿尿是给你脸,你是不是想明天在办公室里高潮到尿?嗯?”

????女人的身子因为后庭被按压而扭动颤抖,诚看到她的腿在哆嗦着,似乎在忍受着什么,却想不明白。

????她屈服了,哆嗦着,抬起了自己的右腿,缓慢的,颤颤巍巍的抬起来,这个时候诚看到了她的肛门里,塞着一个黑色的东西,反着塑料光泽的一团,紧紧的封住了她的屁眼。

????肛塞。

????他一下子明白了,而这个时候,诚看到2斤的鞋尖,抵住了慢慢的旋转着按压着,伴随着女人呜呜的呻吟,2斤的声音又传入了诚的耳朵:“带了两天了吧,如果不听话,就再塞一周”

????↓记住发布页↓https://4w4w4w.com原来……诚的手握断了玫瑰,花瓣掉落在了地上……原来这几天她说不舒服,让我睡沙发竟然是因为这个?呵……绛……你还是我深爱的那个女人么?水声传来,诚在看过去时,一条亮闪闪的水线从绛的胯下喷射而出,溅落在地砖上,发出哗哗的声音。

????2斤的脚勐的一用力,蹬在绛的屁股上,她错不及防一下子趴在了地上,“我让你都尿出来了么?昂?”

????男人恶狠狠的呵斥道。

????锃亮的皮鞋一下下的踩在绛的肥屁股上,而她则躺倒在自己的尿水里,蠕动着,扭曲着身体,像一条缺氧的鱼,又像一只被电击了的白猪。

????诚的眼睛充血了,他的身子绷紧着,时刻都会跳出去。

????可是理智在告诉他,如果那么做了,会失去这个女人,一定会。

????可是……诚一下子茫然了,自己该怎么选择。

????毁掉她,毁灭她,或者……毁灭自己?……“呼……”

????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:“绛,如果你还是这样一意孤行,我想……”

????“怎么样,你要怎么样?”

????她的脸色在雪色里有些红,鲜红。

????“我不想看到你被哪个死胖子猥琐,也不愿意想到的事情……我……”

????……绛被那个死胖子牵到了电梯口。

????她的眼睛不再被蒙着,只是趴在地上,高高耸起的肥屁股对着电梯,死胖子要她掰开自己的淫穴,对着电梯自慰。

????然后,他自己躲在一旁,看着一脸惊恐羞耻,又无比淫荡的绛,扒开了自己的屁股,朝着电梯,用手指插进了自己的淫穴,快速的抽动着,低声的发出淫荡的声音,连呼吸都带着欲望,直到她的身体渐渐的抖动厉害起来,抽插的速度也快速起来,似乎已经不管不顾不在意自己身在何处,世界的中心,只在她自己的阴道,和屁眼里面一样。

????男人走过去,一巴掌扇再她的脸上,拽着她的头发把她拎起来,左右开弓,扇了四五下,打的她惨呼连连,身子却一抽一抽的,已经到了高潮的边缘。

????诚就在们后看着,她们在门外,他在门里看着外面上演的这一出大戏,心里滴着血,却依旧在控制着自己,劝慰着自己:“这不是绛的错,对,一定是被逼的,一定,绛那么可怜,我该怎么办?我……我该怎么办?”

????他知道自己也硬了,可是他羞耻于这样。

????接着,他看到男人拉着绛,打开了电梯,十三楼的灯亮了。

????诚从楼梯爬了上去,恰好看到死胖子和绛走进了女厕。

????他跟上去,想要看看那个男人还要对他的绛做什么,突然门一动,诚慌忙躲进了男厕。

????刚刚钻进一间隔间,男人的脚步声就传了过来,诚急忙站在马桶上面,蹲着,安静的躲避着,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绛,就如同他知道绛也一定不想面对他一样。

????这样的伤害,会致人死地。

????男人似乎低着头挨个隔间看了一遍,然后拉着绛,进来了。

????诚站在马桶上,从上面看下去。

????男人吧一个带着吸盘的假鸡巴按在了对面的墙壁上,高度正好可以让绛跪在地上插入淫穴。

????绛也这样做了。

????她呻吟着,抱着男人的腰,缓慢的向后耸动屁股,居高临下的诚,看到那肉色的假阳具消失在她的屁股后。

????男人终于拽出了塞在她嘴里的内裤,套在她的头上,然后褪下裤子,“张嘴”

????他呵斥着。

????绛张开嘴,迎接着,熟练的样子看上去就像练习过好多遍一样。

????她含住了鸡巴,身子前后动着,一边享受着,一边让男人的鸡巴在嘴里抽插。

????她又要高潮了,她哀求着看着男人,男人弯腰,手伸到屁眼哪里,诚看到他的手按下,旋转,然后勐地一抬,女人嚎叫着,颤抖着,一股黄色的水柱喷在墙壁上,连绵不绝。

????男人用鸡巴塞住了她的嘴。

????喷射。

????然后尿尿。

????她颤抖着,托着他丑陋的男根,吞咽着,任凭尿水浇满她的脸,和奶子。

????诚看到了她手腕上的那条红绳,然后满脸泪水。

????……“你不用说出来”

????她惨声说着,在他背后大声的说着:“我知道,我知道的……你不用说,诚……我知道的知道的……可是……只有这么一次机会……诚不要这样……”

????“我已经没有机会了,所以也不会给你什么机会了,绛,我……爱你……可是我不能……因为已经没有机会了……”

????雪没多大,风也没多大,所以,她看着他的背景好久才在雪幕里消失。

????……办公室,雪白的墙壁。

????桌椅都在摇晃,天旋地转。

????又是一场雪,窗户外面白茫茫一片,雪还没停。

????门,斜歪着挂在门框上。

????沙发上传来惨叫声。

????中年胖子趴在沙发上,一缕油腻长发在光秃的头顶横亘,不过已经乱了,他的双手背剪,被人薅在手里压住,嘴里发出如同杀猪一样的嚎叫:“我没有啊,唔……啊……我真的……没有”

????诚的膝盖顶着胖子的腰眼,一只手握着胖子的中指。

????“就这只手吧,昂?”

????绛拉着诚的胳膊,脸上的泪水还没擦干:“诚你放手,放手,他也没有怎么样我。”

????“我们俩已经没关系了,他怎样你也和我没关系”

????诚睚眦欲裂,“但我看他不顺眼,就不能放过这货。”……警徽高悬。

????派出所。

????“小伙子,生勐啊,手指头就给掰了?”

????小胡子警察一嘴的调侃。

????嗯。

????诚点头。

????手铐亮晶晶,诚竟然觉得很漂亮,低头端详着。

????“你这是故意伤害,要赔钱也要拘留的。是不是喝酒了冲动啊。”

????小胡子的圆珠笔在本子上敲打着,看着面前的年轻人。

????诚抬头看了看警察的小胡子,想了想:“我以后不喝酒了。”……打开灯,车钥匙扔在沙发上,脱去外套也扔在沙发上。

????撩开窗帘,站在窗前。

????诚双手掐腰,嘴里的烟头在玻璃上忽明忽灭。

????从兜里掏出来电话,拨号,拨了个数字的时候,电话打了进来。

????“程~诚”

????话筒里的声调高亢,宛如被踩了蛋的公猪。

????诚把电话拿开,距离耳朵远了一点。

????“我在。我刚要给您打电话。”

????“你给我打电话,给我打电话又个鸡毛用。陈老板那是怎么回事。”

????“呵,他想要喝那瓶六千多的红酒,我没点。”

????“就这么点事?”

????“我不喝酒。他想点,但是我说我不喝酒,我不点,他没好意思。”

????“艹,点了给他喝不就完了么,人家挑理了,合同砸了的话,我活剥了你。”

????“爱咋咋地吧。”

????诚挂断了电话,掐灭了烟头。

????继续拨号。

????356……绛迟疑,然后返回。

????绛……返回……深呼吸……绛……拨号……飞快的挂断……返回……嗤……他轻笑着,看着手机的屏幕,女人嘛,不就是女人嘛,昂?他的嘴翘起来,笑的开怀,对啊,只是一个女人而已嘛,想她作甚……想……她作甚……他努力的翘起嘴角,想要微笑,可是……想她……作甚?那嘴角终于不受控制的向下裂开,眼泪砸在屏幕上。

????巧克力……是巧克力的味道,想念……却不敢面对不敢见……是泪水的味道。

????很苦,很咸。

????…………车里,阳光照着半个座位。

????诚放下车窗,抽烟。

????打开收音机,里面有歌曲:“后来的我们没有走到一起,哪怕我多年以后还爱着你,我以为时间可以把你忘记,可是我始终骗不过自己……”

????诚的手一抖,“靠,什么破玩意”

????骂了一句,恨恨的关了收音机。

????心里继续骂着:“不爱听什么偏放什么,一把火点了驴操的广播台”

????微信叮的响过,打开看,是老同学的消息。

????“诚,我这有绛的消息。一顿饭。”

????诚的手一扬,烟头啪的弹到不远的垃圾桶上,撞击之后,烟火乱飞。

????“行,说。”

????“在市政府下属的一个单位做企业和政府的联络员,很牛逼的样子。我听说你打了那个胖子之后,那胖子没多久就被抓起来了,绛在公司里那是一路高歌勐进,一年一个新台阶,卧槽那速度,赶上火箭了。”

????“操,挑要紧的说。”

????“还单着。就在政府大楼工作,现在也是有级别的领导了。办公室在哪想知道不,两顿饭我告诉你。”

????“你是要把我吃穷么?不想知道。”

????“你们俩也没啥大事,有啥过不去的,这么些年不联系,不就是你打了人,又和她分手了么,那个挨打的,我听说后来因为渎职贪污,判了十来年,现在估计还在牢里卖菊花呢,绛取代了他的位置,现在混的相当不错的。”

????“你不懂。”

????“屁不懂,你因为她打人,她为了你差点离职,不过后来峰回路转,竟然把那胖子给折腾进去了,这是好事啊,你倒好,回头就不联系人家,我们家那口子总说你小子是狼崽子,真特么操蛋。本来都是为着对方做的,错对不说,心里该有啊,哪有你们这样的。再说了,多好一姑娘,清纯漂亮,还那么端正,妥妥的淑女啊,你说你还挑什么呢?”

????“呵呵,你说的太特么对了,清纯,端正,淑女,哈哈哈哈说的真对,还有么。”

????“没了,人家应该是没忘了你,一直单着,你看着办。对错都过去了,就别撂着了,我告诉你,撂高了可就鸡飞蛋打了。追她的人现在据说可不少呢。”

????诚把手在裤子上蹭蹭,怎么这么多汗,对于过去,自己究竟能不能放下,自己也不知道,只是每一次午夜梦回,总是一身冷汗。

????对面微信消息又发来:“你俩别耗着了,看着着急。”

????“公公急啥。”

????“喝喜酒,我操你说我是公公,老子儿子都会打酱油了,你赶紧的吧。我把她联系方式给你。我和你说,过了这个村,就没有这个店了,你看看绛,要学历,有,要牌面,有,要能力,更有,关键是,也算得上贤良淑德了,你就别墨迹了,赶紧的,好姑娘现在可不多了。”

????“贤良淑德?你知道个屁。好了,我有她电话。”

????他打完字,整个身子都瘫在了座椅里面。

????拧开收音机,歌曲早就播放完毕,传来的是单田芳沙哑的声音:“话说天下大事,分久必合……”……绛吃掉了手里的冰激凌,看着诚吃吃的笑。

????诚一脸懵逼。

????她的手指指着衣服:“哈哈,懒洋洋的便便掉到了衣服上,哈哈哈……”

????诚愤怒的打开绛的包,掏出纸巾挨个擦,却怎么也擦不掉了,那颜色已经浸入纹理。

????绛依旧在旁边哈哈的笑。

????他索性不擦了,看着绛:“小仙女总淘气。不早点说。”

????嘿嘿,她笑着,说:“回头我给你洗。洗干净就好了,我想和他们去玩了。”

????看着女生撒娇的样子,他的气顿时就没了:“你要给我洗一辈子衣服,就让你去玩。”

????他用手点了点她的额头。

????绛一偏头嘟着嘴,哼“才不要,我要你给我洗。”

????“那……白裙子可以,小裤衩你也要我洗?”

????“呸,臭流氓……”

????女生举起了小拳头。

????却被他一把抓住,拽进了怀里。

????…………他从水里提起那件衬衫,星星点点的斑痕带着水光。

????他眯着眼,嘴里的烟头一颤一颤的,鼻子里喷出白色的烟雾。

????“不洗了。”

????衣服被随手扔进了洗衣机。

????他转身离去。

????片刻之后,人又回来,捞起来,拧干,到阳台上挂了起来。

????衣服在风里乱晃,他叼着烟眯着眼,看了良久。

????衣服是洗不干净的,染上了就是染上了,那斑斑点点的,就是曾经的痕迹,可是人呢,心干净和身子干净,究竟哪个才算是干净的呢。

????我爱的……究竟是哪个绛呢。

????一根烟抽完,诚把那件衬衫团吧团吧扔进了垃圾袋。

????在抽一根烟,又从垃圾袋里掏出了那件衣服。

????……政府大院大门。

????门房大爷姓秦。

????正和诚聊的欢实。

????不知道的还以为一老一少认识多少年了。

????其实只认识了十五分钟。

????诚抽着烟,聊着天,眼睛却一直在瞄着办公大楼的大门。

????秦大爷正说着人老了,总感觉身体被掏空,补肾得吃点什么才好的事情,口沫横飞。

????突然发觉诚在那僵住了。

????就好像身体里被植入了什么意想不到的东西。

????女生已经成为御姐,一身正装。

????走过门房的时候习惯的和秦大爷打招呼:“走了秦大爷。”

????秦大爷这边就直了,笑的都差声了,一边点头一边嘿嘿的应着:“嗯嗯,慢走慢走。”

????老爷子是真的希望女人慢走。

????御姐回应秦大爷,微笑着点头看过来,入眼的却是一个手里掐着烟头准备在烟灰缸掐灭,浑身都像机器人一样僵直的男人。

????她抬头,他回头。

????白色衬衫的后背,一摊澹澹的巧克力颜色那么明显。

????……女人在前面走。

????小步子迈的飞快。

????男人在后面跟着,亦步亦趋。

????绛勐然转身,身旁车流如水。

????诚没刹住,差点撞倒她身上。

????“别跟着我了。”

????“嗯。”

????“你说的,我们俩没关系了。”

????“嗯”

????“所以啊,还跟着我干嘛。”

????“那个胖子……”

????“死磕,没干过我……”

????“呵,我多嘴,就不该问。”

????“我知道,你该是什么都知道了,所以,诚,是我对不住你,所以,我其实配不上你……”

????“可是这件衣服洗不干净,你得负责吧。”

????诚揪着衣服给她看。

????绛噗嗤笑了。

????时间是好东西,有些事情,随着时间也许就可以释怀了,哪怕那衣服再也洗不干净。

????可是穿在身上,还是曾经的感觉。

????“衣服洗不干净,人也一样,你还要吗?”

????“嘿嘿”

????诚点头。

????“我们没有可能了的,这么久了。感情都澹了。”

????她收起了笑容,依旧执拗。

????一边说着,一边继续朝前走着;“所以,你不用在我身后跟着了”

????诚站在原地,有些愣,有些冷,身上的衬衫包裹着一层汗。

????他心急如焚。

????去不知如何是好。

????“我知道,我知道感情不能失而复返,可是,你看,我穿着这件衣服,还是很好啊,虽然有瑕疵,但是合身啊,所以,你就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么,让我……再爱你一次……”

????他旁若无人,他大声的喊了出来。

????她的脚步缓了一下,却没有停下,也没有想传说中的那样,转过身,看到身后的那个男人。

????只是伸出手,两根手指在空中摇摆几下之后,快步小跑起来。

????诚看到她的手抬起来,似乎是在捂住嘴?嗯。

????诚想自己明白了。

????V,?vr。

????胜利……哈,我赢了。

????嗯。

????再爱一次。

????小公狗,追。

????【完】